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秦钜子

第五七六章 中场

大秦钜子 暗夜拾荒 2276 2019-12-04 11:48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hlongkun88.com 酷红小说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长长的运算从第一块方砖一直写到第十七块。

   连李恪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p和q的值算出来的,反正也没人在意这些。

   最终结果,【p=112.4679】【q=45.3374】,始皇帝问李恪这两串鬼画符是什么意思,李恪说,其意指渭南水畔,背倚上林。

   也就是上林苑水上园林最南端。

   地点定了,周贞宝开始讲解五行灵动术之筹备,也就是魔术道具。

   大型魔术离不开道具,忽悠始皇帝也是计划在收尾阶段的主流,所以周贞宝说得极细。

   说不两句,始皇帝就不满意了。他觉得仙法奥妙岂能宣之于口,当即拦住周贞宝的话头,命将作寺停下一切工程,全力配合周贞宝制备。

   李恪也被强征进工程组,因为众所周知,工程一道,夏子冠绝天下。

   臣会散朝……

   李恪与扶苏结伴行出宫门,李恪突然问:“后悔了没?”

   扶苏愣了一下:“为何要悔?”

   “今天胡亥做的事本该是你做,至于响应之人,该是陇西侯,他可不会闹出楚人鬻矛的蠢事,当能完满。”

   扶苏眼前晃过胡亥毛扎扎的两条大白腿,打了个寒颤,慌忙摇头。

   “嘁,清高……”李恪唾弃地瞪了扶苏一眼,问,“高究竟与你说甚了,竟能叫你放弃这大好的复宠之机?”

   扶苏想起李恪方才说君五维时意气风发的模样,微微一笑:“无他,秉公罢了。似这等舍我其谁的人物,确是小弟更合适些。”

   “这鬼话你也信?”李恪苦笑,旋又叹气,“算了,你这性子与咸阳不合,待事了后,可愿与我去库不齐?”

   “皇子……就地方?”扶苏讶异不已。

   李恪掏了掏耳朵:“公子,大秦虽没有皇子就任地方之先例,可也无相应的秦律明文不准就行。更何况,不还有荷华么?”

   “可荷华不是卒了么?”

   “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此事……又或是误传呢?”

   ……

   玄之又玄的玄鸟传书一事就此落下帷幕,其结果,卢举并方士羁押,仙壶阁拆除,始皇帝每旬一颗的麻黄素仙丹自此便没了着落。

   不嗑药了,大秦的至尊随之恢复了正常,搬回咸阳宫,重开朝会制,请见则见,请奏则批。

   除了上林苑南正在大兴土木的仙术工程,此先十数日的混乱就像是浮光掠影,叫人不由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。

   唯一能证明那段记忆的证据就是始皇帝的自称,他仍称真人,像这种弃用高大上,钟情矮穷挫的怪异只能说明,他依旧没有放下自己心中的长生仙道。

   阴谋小组也没有放弃。

   事已至此,多余之事全无价值,大家需要做的就是等,等着周贞宝献药之后,始皇帝究竟是幡然悔悟,还是勃然大怒。

   这段等待足要一个来月,过程很长,大家很忙。

   有赵歇落网在前,卢举失势在后,廷尉寺堂而皇之介入到楼烦贼杀案中。

   鲍白令之带令专案组亲赴雁门,在郡守严骏和将军杨奉子的协助下大肆抓捕反秦之士。

   另一边,李恪向始皇帝专题汇报了河间之思,开莫府,成新军。

   河间军四部,李恪请季布为狼山校尉,江隅调朔方校尉,由养迁河间校尉,又向始皇帝隆重保举乌鹤敖,请为白于校尉。

   始皇帝对这个自称是泾临君之后的夷狄相当感兴趣,亲自召见,一番考校。

   考校的结果相当诡异,乌鹤敖居然过关了……

   始皇帝许其任白于校尉,姓嬴姓,籍夏子,唯一没承认的就是他自命的宗室身份。

   这种恩厚,让李恪又一次闻到了法家帝王之术的腐臭味道。

   莫府的组建同样少不了权衡计较。

   其中武职毋须说,因为任命皆由李恪拿捏,既不需向始皇帝请议,也无需直属上司蒙恬同意,最终的人选自然大合李恪心意。

   他们包括亲卫军侯两人,田横、柴武;军师军侯两人,陈平、韩信;御使监一人,史?;军法史一人,古临;将作军侯一人,泰。

   可莫府的文职却没法如此顺心,其人员对应以后的郡治,一应皆需秦廷颁行。

   权衡再三,李恪打算请李左车为郡尉,打算用他的智力来探寻役牧之法,始皇帝对李氏的这位才子多有耳闻,略一思谅便表示了认可。

   接着李恪又请谒者阴荷华为监御史,主监查百官并河间军事。这个提议让始皇帝怔了许久,可最终也没说什么,只是点头同意。

   三官人选的顺遂让李恪不免有些松懈。

   他又连提三个人选,郡丞之职任陆衍,刑狱丞请调黄冲,主吏丞选定干练的阳周县丞牟定远。

   这其中,郡丞是代李恪料理民事的,理应亲信,黄冲、牟定远皆大秦传统官员,没有墨家与李恪私人的背景,始皇帝也无异议。

   关键在田仓丞和驿厩丞,此二职主税赋,车马二事,职位虽重,李恪却没有特别可心的,始皇帝当即推荐了李斯特,冯劫二人。

   这两人,一个是李斯的儿子,京官外配,一个是冯去疾的侄子,高职低就。

   李恪毫无防备地被摆了一道,感激涕零之余,心里直骂始皇帝为父不仁,防儿子居然跟防贼一样!

   可不管怎样,一个郡治的框子算是搭起来了。也不知是不是出自报复心理,李恪又以河间事与中原不同为由,请新设三丞。

   三丞一者,学室丞主普及教化,归化夷狄,人选是已经大体完成自身工作的儒,他那里买一送一,还有个不能当官的何珏也会一道来。

   三丞二者,官市丞主通商贸易,束缚游牧,人选则是偷偷在獏川脱掉商籍的吕奔。话说李恪还为吕奔伪造过学室的履历,所以至少在身份上,吕奔为官最多算是起点高些,绝不会触动秦律法条。

   三丞三者,医卜丞主推医逐卜,不仅要培养人医,还要为牧人培养兽医,安养忠顺。这个位置李恪希望交给蛤蜊。作为夏无且的入室弟子,他的医术早已小有名望,医而优则官,在大秦也不是什么稀罕事。

   或许是对先前的任命心有歉疚,或许是觉得新设的三丞是李恪心里治理游牧的关键,对于李恪明目张胆任人唯亲的举动,始皇帝连想都不曾多想就同意了。

   此事议定!

   议定之后,国尉府当先发文,河间军各部除尚未建立的河间部外,各校尉需即刻到任,交接防务。

   但丞相府的任命则压到了李恪手上,因为河间郡尚是秘密,这些任命作为河间的配官,自然要等到郡立之日方有生效的基础。

   和始皇帝打交道是真累啊……

   夜出宫门,李恪眺望着璀璨的河汉,不免就想,一连多日不曾关注过,也不知库不齐草原究竟发展得如何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